EN
相关搜索: 迈威 力帆X60 力帆820 乐途
民企的最好出路是走到国外去
发布时间:2011-12-08     |     点击量:

 

        中国古话就讲富家子守乡守土,穷家娃离土离乡。我们(民企)干脆到国外去,国内就交给国企
        11月24日,“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合作商会成立大会”在北京召开,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参加此次会议并发表演讲,指出,民企的出路是到国外去,走出去就有好日子。
        同时,尹明善表示,民企应与国企加强合作关系,才能取得互利共赢的结果。
        此外,尹明善还提出,在走出去的过程中,民企与民企之间应该互帮互助,而非互相拆台。最后用好今天成立的国际合作商会,来保证民企利益。


        以下是尹明善观点摘录。


        尹明善:


        民企出路在于走出去


        当前国企的强大是客观的存在。去年,民企500强的统计,中国民营企业前500名的利润总和不及国企第一名――中石油和第二名――中国移动加起来的利润,500家不如2家,所以必须承认国企的强大。我们跟国企体量差别太大,只能是相互合作达到共赢。如果两方是势均力敌才会斗则双输,如果我们跟国企合作共赢,斗则民输,输的一定是我们。因为国企后面还有国有银行、国资委和政府的强力支持。如果我们硬要跟它斗的话确实是鸡蛋碰石头。所以我在很多论坛上对民营企业朋友提出三个劝告:1、不可让政府不高兴;2、不可让银行不高兴;3、不可让国企不高兴。
        为什么?大家都知道,常州有一个很大的钢铁企业叫铁本,确实做得大。如果只做不说,说不定现在也非常强大,遗憾的是他们本人,特别是旁边的人不断吹嘘铁本很快会超过宝钢,很快会超过鞍钢,很快会超过武钢,让中国的大型钢企业很不高兴,于是他们就联合起来到某某部门去告状,最后这个部门就把铁本去掉了。所以我们千万不能让国企不高兴。
        民营企业吃苦耐劳,受压受屈的能力一定比国企强。比如中国的四大银行,工商银行(601398)在全世界第一,建行第二,中国银行(601988)第四,他们那么大的市值,在国外的业绩能够第一、第二、第四吗?没有,11名、12名、14名都没有。就是因为他们在国外那种吃苦吃亏、受屈受压的能力不如我们民企。民企从来都是在夹缝当中长大,我们学会了忍气吞声的能力。所以我多次跟民营企业朋友讲,吃得苦中苦,不是人上人。吃得苦中苦,不过人中人;受的屈中屈,方为人上人。
        中国古话就讲富家子守乡守土,穷家娃离土离乡。我们干脆到国外去,国内就交给国企。比如汽车行业的一汽、二汽、上汽、广汽、北汽、重汽、长安,希望它们强大,把中国国内市场从外资手里夺回来。能否在中国市场上让中国的国企超过通用,超过丰田、大众?我们大豆市场被外资牢牢控制住,希望中粮集团把我们大豆市场夺回来。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叫胡马渡阴山。”所以国企,就拜托你们了。
       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,我的汽车、摩托车,其实按质量来讲,如果外资100分的话,我们差不多90分,但是如果它们100万,我们能卖90万吗?没有。他们卖100万,我们卖10万都难。出于种种原因,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,我们父老乡亲对品牌认知度太高。假定有钱,买了一个国产轿车,质量蛮好,买回家去,丈母娘都要骂你,说有钱就买一个进口车,怎么买一个国产品牌,觉得没脸面。可是我们力帆轿车在国外首先也是进口车,而且有部长也坐过力帆轿车。我们走出去真的有我们的好日子。所以跟国企之间,我提出的观点就是各司所长,各得其所,相互促进,合作共赢。


        民企与民企之间不应相互拆台


        中国企业在全世界,我们卖什么,什么便宜。一个汽车,我卖9000美金,他就卖8000美金,转眼之间就做亏本买卖。所以中国出口产品价格确实是最低的。我们中国人在国外买什么什么涨价,互相抬价。我们在国外买铁矿石,你出200美金,他马上出250美金,结果我们拿到的铁矿石价格世界最高。凭什么?就是因为不合作。在国外不规矩,在国内有政府管管我们,有“五老七贤”劝我们,在国外没人管、没人劝,我们就乱搞。真是独在异乡为异客,最怕他乡遇故知。
        而全世界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?主要靠商会的自律。比如日本要卖一个什么零部件给我们,中国企业对日本的几家企业搞点挑拨离间,说你卖一个零件给我20美金,人家卖给我只有19美金,日本企业会说如果他卖19美金,你找他好了,因为他们行业里有很严格的自律规定。比如瑞士的钟表商会,谁不按照规则办,就可以被开除商会。被开除商会之后,这个企业在瑞士没法生存,因为根据有关规定,瑞士的所有银行都不会为瑞士钟表协会开除的企业开户。我们呼吁政府尽早出台《商会法》,让商会有自律权,有仲裁权。我们中国出口大军浩浩荡荡,很多品种销量世界第一,可是由于我们自相残杀,我们获利甚少,甚至亏老本在做。所以我们期待商会的自律和仲裁把我们联合起来。
        中国企业家海外缺少商会的服务。例:我们运货物,货车不能放空,把重庆货运到北京来,汽车回去不能放空,北京有什么货物运到重庆去,也不能放空回来。这种物资的对流于是就出现了现代物流进行组合,当前中国走出去的资金有没有放空?确实放空。我们是一个出口型企业,力帆在国外卖了汽车、摩托车,卖我们的产品,这个钱在国外没有用。在国外要换成美元、欧元、硬通货很难,有的国家基本上不能换,所以我们在国外拿到钱没法用。而有些企业主要在国外进口,他在国外需要钱,国内并不需要钱,为什么不可以把商会作为资金的配置。比如在国外卖了我的货,用不着换成美元,全部把当地货币交给中国某一家或商会联合几家进口企业,拿给它在当地买货,它买回来到当地卖了之后,就可以把钱还给我们,而且互相之间还可以多给一点。
        朋友们,讲一个小故事。我13岁时就做小买卖,卖针卖线养活我自己,养活我小脚母亲。当时我在重庆城买针到乡下卖,需要钱,我只有有限的钱,只能买有限的针。我到乡下卖针,这个钱空着没用,还要等一到两个月拿到城里用。后来我发现有一个姓陈的售鸡鸭蛋,我找他商量,我说我在乡下把卖针的钱百分之百交给你,你就可以多买一些鸡蛋,你到了城里后把鸡蛋卖掉,把我的钱还给我,再多借一点给我行不行?他说好主意。于是我的资本和他的资本都得到了放大。这就是资金流的配置。我相信,我们商会一定可以把这件事情做起来,让中国出口的民营企业资金流得到配置。
        总之,如果我们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商会能够在提供行业治理、仲裁上面做一些服务,能够在资金流方面做一些服务,商会就会功德无量,就会利在企业,功在商会。
 

网站地图